洪永时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燕双鹰前传总有一个人,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半生缘》--十点读书会

总有一个人,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半生缘》|-十点读书会
十点读书会
10天陪你听本书


?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赏新晴领读

昨天我们读到曼桢和世钧的相遇,以及他们之间的情愫萌芽。
接下来,曼桢和世钧之间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呢坚挺金苍蝇?曼桢会把自己的家庭背景告诉世钧吗?
今天的阅读目标是原书的第二、三章(第13页——第46页),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
对你,不想保留
曼桢病好了,回到办公室的第一天,叔惠恰好有人请吃饭,所以这天看家蛇,曼桢和世钧单独出去吃饭,这还是第一次。
起初曼桢觉得很不习惯,叔惠仿佛是他们这一个小集团的灵魂似的,少了他,马上就显得静悄悄的,只听见碗盏的声音。
世钧和曼桢话家常,聊着聊着就提到了家庭情况。
曼桢说:“我十四岁的时候,父亲就死了。”话说到这里,已经到了曼桢那个秘密的边缘。
世钧是根本不相信曼桢能有什么瞒人的事,但是这时候突然有一种静默的空气,使他不能不承认这秘密的存在。
但是曼桢如果不告诉他,他也决不愿意问的。而且说老实话,世钧简直有点不愿意知道。
曼桢表面上是这样单纯可爱的一个人,简直不能想象。
曼桢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好像是下了决心要把家里的情形和世钧说一说。
一度沉默之后,曼桢带着微笑开口:“父亲一死,家里简直不得了。那时候我们还不懂事呢,只有我姊姊一个人年纪大些西子书院。从那时起,家里就靠着姊姊一个人了。”
世钧听到这里,也有点明白了。
曼桢又继续说下去:“姊姊那时中学还没毕业,想出去做事,有什么事是她能做的呢?只有去做舞女。”
世钧道:“那也没有什么,舞女也有各种各样的,全在乎自己石悦军夏侯光姬。”
曼桢顿了顿,说:“舞女当然也有好的,可是那样养活不了一家人呢!反正一走上这条路,总是一个下坡路,除非这人是特别有手段的,但姊姊又不是那种人,姊姊其实很忠厚的梁翘柏老婆。”
世钧听出了曼桢的嗓音已经哽着,但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半晌,曼桢忽然道:“你不要告诉叔惠。”世钧应了一声,他本来就没打算跟叔惠说曾恺弦 。
曼桢向来最怕提起她家里这些事情。这天破例对世钧说上许多话混沌少女,当天回家的时候,心里便觉得很惨淡。
曼桢现在住着的房子,还是姊姊从前和一个人同居时,人家给顶下来的。姊姊蜕变为一个二路交际花,这样比较实惠些,但身价更不如前了。
曼桢回去的时候,姊姊曼璐在楼梯口打电话,化着浓浓的妆孙络络,远看固然是美丽的,近看便觉得面目狰狞。
曼桢急急地走上楼去,楼上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回原籍上坟的母亲已经回来了,看到曼桢和叔惠的照片,便问:“这是谁?在哪里照的馨荣堂日记?”虽然做出漫不经心的口吻,但还是双眸炯炯望着曼桢。
虽然是极其普通的照片,母亲却寄托了无限的希望在上面。父母为子女打算的一片心,真是可笑又可怜的。
曼桢简单说是同事,便与母亲闲聊扯开了话题。
提到姊姊,母亲只觉得曼璐这些客人的人品每况愈下,却没有想到这是曼璐身体每况愈下的缘故。曼桢这样想着,就更加默然了。

曼桢下去叫弟弟杰民吃点心时,曼璐的客人忽然出现了,就是那姓祝的,名叫祝鸿才。
曼桢看着他,忽然想起弟弟形容他像猫又像老鼠的话,不由得笑了,曼桢憋不住了,反身奔上楼去。在祝鸿才看来摇头岭车神,这是一种娇憨的羞态,倒让他有点悠然神往。
祝鸿才回到房间,便和曼璐打探起了曼桢的情况,但原本很随便的话,对曼璐来说也具有刺激性。祝鸿才换了话题,陪曼璐出去吃饭,鬼混到半夜才走。
曼璐吃宵夜时听到楼上脚步声,便上来与母亲聊天。
看到睡下的曼桢,曼璐说:“二妹,现在也有这样大了,她一个女孩子家,和我住在一起实在不太好。我倒希望她有个合适的人,早一点结婚。”
母亲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
曼桢的婚姻问题到底还是比较容易解决的,曼璐的就有点难办了。母亲说道:“曼桢到底还小呢,倒是你,你的事情我想起来就着急。”曼璐把脸一沉,:“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姊姊下去后,曼桢也醒了,对母亲说:“妈,你以后就不要跟姊姊说这些话了,姊姊现在要嫁人也难。”
然而天下的事情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在这不到两个礼拜之后吴玫萱,就传说了曼璐要嫁人的消息。
但这是从伺候曼璐的佣人阿宝那里说出来的。家里现在楼上楼下向来相当隔膜,母亲所知道的关于曼璐的事情,差不多全是从阿宝那里听来的东方婉儿。
曼璐要嫁给祝鸿才了,两人已经讨论着结婚的手续了,曼璐的意思是一定要正式结婚,祝鸿才虽然感到为难,但还是妥协了。
虽然双方都怀着几分委屈的心情,觉得自己是屈就,但无论如何,是喜气洋洋地。
一家人因姊姊的婚事聚在姊姊房里,祝鸿才已经改口叫曼桢二妹,但曼桢并没还叫他一声姐夫。
祝鸿才对曼桢虽然是十分神往,但见了面反而拘束地无话可说,和一家人插科打诨。
曼桢觉得祝鸿才说出话来实在讨厌,整个言语无味,面目可憎,不由得望了姊姊一眼。
曼桢见姊姊面有惭愧之色,倒觉得一阵心酸。

临别探望
厂里管庶务的叶先生做寿,世钧觉得此类事情实在无聊,叔惠知道世钧的脾气向来如此,随便劝了一声,也就算了。曼桢在旁边也没说什么。
晚上回到家,休息了一会,叔惠就去拜寿了,世钧忽然想起来,曼桢大概也要去的,这样一想,也没有多加考虑燕双鹰前传,便也打算去了。
在做寿活动上,世钧正打算签名,笔被曼桢一掣,曼桢把世钧引到通阳台,道:“不是叔惠找你,你等我告诉你个原因。”
曼桢还没有说,有人就来找世钧补签名,世钧随意签了个字绿林七宗罪。
曼桢却轻轻顿了顿脚,低声笑道:“糟了,我已经给你签了个名了。——刚才听见你说不来,我想大家都来,你一个人不来也许不大好。”
世钧听见这话,一时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不便怎样向曼桢道谢,惟有怔怔地望着曼桢笑着。
曼桢问世钧:“你不是说不来的么,怎么忽然又来了?”世钧却没法对她说,是因为想看见你的缘故,只说,你和叔惠都在米科内,我也就来了。
席散后,世钧提出送曼桢回去,曼桢也没有推辞。但两人之间好像有一种默契,送也只送到弄堂口,不进去。
既然不打算进去,两人也分别坐了一辆黄包车,根本连话都不能说,然而还是非送不可,仿佛内中也有一种乐趣似的。

隔了一星期的样子,曼桢忽然当着叔惠的面说起姊姊结婚了,家里的房子空出来了,想叫他们代为留心,介绍人租房子。
世钧很热心地逢人就打听,不久就陪着一个间接的朋友来曼桢家里看房子。
弟弟杰民上楼叫曼桢,曼桢却耽搁了好一会方才下来,原来曼桢去换了一件新衣服。世钧觉得曼桢好像陡然脱了孝似的,使人眼前一亮。
世钧和曼桢在楼上开着门聊天,世钧聊到了自己家里的一些情况,以及求学时代的经济压迫。求学时代的经济压迫曼桢深有同感,在这一点上,两人谈得更是投契。
不久,世钧的母亲来信,说要来上海看看他,世钧担心母亲舟车劳顿,便答应母亲说不久就回来一趟。于是在双十节的时候约定和叔惠一起回南京。
在动身的前夕,叔惠已经吃过晚饭了,穿上大衣往外跑。
但出去不久就看到曼桢来了,就陪着曼桢进来,走着看着家中的情况,叔惠自己也在想:这是曼桢,还不要紧,换了个比较小姐脾气的女朋友,可不能把人往家里带。
许太太一听说是顾小姐,知道就是那个给叔惠织毛绒背心的人,心里不知怎么有点慌张。
叔惠陪曼桢坐了一会就出去了。许太太把曼桢带到叔惠和世钧的房里,让世钧陪着,自己也走开了。
曼桢知道世钧怕麻烦许太太,所以给世钧带了点心来,还帮他把闹钟挑好,收拾了皮箱。
皮箱盖子忽然自动扣下来,打在曼桢手背上,世钧便去扶着箱子盖。
这时许太太送了糖果过来,世钧注意到,许太太已经换了衣服,还扑了一点粉,好像是预备陪客人聊天的。但许太太并没有坐下来,敷衍了两句就又走了。
曼桢收拾好,问了两遍世钧礼拜一是否回来,世钧给了她肯定的答复,曼桢就走了,没有等叔惠回来。
世钧送走曼桢后,原本打算早早上床睡觉,但在床沿坐下,把箱子打开又关上,心里没着没落的,非常无聊。
快十一点时,叔惠在楼下吹口哨,世钧打算下去开门,杜维屏走到许太太房门口,却听见许太太说:“真想不到,世钧这样一声不响的一个老实头儿,倒把叔惠的女朋女给抢了去!”
世钧连忙回到自己房里,他现在回过味来,许太太完全曲解了三人之间的关系,然而听到她的话,世钧除了一百个不对劲之外,紊乱的心绪里却还夹着一丝喜悦。
所以心里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滋味。

-【结语】-
今天我们了解了曼桢的家庭情况,也看到曼桢和世钧之间情愫的快速发展。
接下来,曼桢和世钧的感情又会有怎样的突破?世钧回家探亲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让我们期待明天的阅读吧!
-【今日话题】-
叔惠比世钧先认识曼桢,但世钧最先知道曼桢的家庭情况,曼桢对世钧不设防线。
生活中,谁能让你毫无保留,毫无防线呢?你和他又有怎样的故事呢?欢迎在留言区分享你的故事。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内容,可以在文章底部给我们留言点赞。阅读好书,自我成长,相遇十点,读你每天!我们明天见,晚安狼影啸啸。

免费听书
“你的气质,藏着你读过的书。”

免费开放,感谢你我的相遇
音频领读,让阅读不孤单
10天陪你听本书,一年你比别人多读36本


-领读-
静澜,思考人生的中二少女、职场小白。All will come张政雄,all will gone.
-主播-
赏新晴,十点读书会签约主播。夜色阑珊之时,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说一段心声。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听晴声(ID:sxqreading)。
编辑:比萨斜铲
正在共读《半生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