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永时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熏香的月亮怀念康城--屠苏-老家微刊

怀念康城||屠苏-老家微刊


怀念康城
文 / 屠苏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汉明帝尊师。”
夜,那么静谧。窗外,一轮明月,赤裸裸地悬挂在星空中,那么皎洁,那么任性,却那么孤独。康城的冬天悄悄地已经来了,从大峡谷一拥而入的冷风,像个流氓。大大小小的街道巷弄到处窜。
康城到了这个季节,一切似乎变了样,天空大多呈现出灰白色,早起晨练的人们,穿的臃臃肿肿的,去城里赶集摆摊的小贩,脸庞冻得发红,浑身上下直打哆嗦,他们时不时交谈:“好冷的天啊,像针扎一般。”。
冬天,北方的康城,远望出去一片霜白。迎面而来的冷风冻的人们瑟瑟发抖,尽管如此,天刚露出奶白色,不远处,便可看见街上送货的小哥,鳞次栉比的超市、饭店,乡村公交车,燕子桥上的行人,菜市场......陆陆续续地热闹起来了;更不用说,远处水上市场小吃街和滨河大道的繁华景象了。
初冬时节,树上早已没有了叶子文伽昊,光秃秃的一片,愈发的有些荒凉,一层薄薄的水幕氤氲其中,山坡上横卧着的楼阁少了往常的熙熙攘攘,只有那远处白云山上的古松越发的青黑,周围的田野、房子不是很多却错落有致!对于某种生活的种种回忆忽然涌上了我的脑海,康城傍晚的某种气味,我所热爱的街区,李大叔的小笼包,王阿姨的擀面皮,阿西牛肉面,溪水源的土特产,白云山公园门口的刊物,某一种夜晚的星空,还有阳光下长发飘飘的伊的笑容......

前几天,和父母通话,得知今年初冬时节已经落了一场雪,红岩山脉的半山腰处全白了,落到屋顶、泥地的早已成了化雪,淅淅沥沥的。我思绪翩然,想起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这首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巴主席。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想起那年冬天和旧友一起饮酒的趣事;也想起离职教师后的一个冬天,有一学生问我的事情。让我一直萦绕脑海:“老师,您在异国他乡曾怀恋康城吗?怀恋康城的校园吗?”我沉默了一会儿夏东豪,隔屏敲键写道:“听说康城下雪了,我确确实实没有梦见过她几次,多多少少是有一些遗憾的——雪天的风,我不懂她的风情;康城的雪,我不懂她的浪漫。零碎的记忆,如同雪花,堆积在心口,冷冷地生疼。 孩子们,冬寒春暖,故园如何?仲春时节,那一树树的桃花一树树的李花是否依然开满枝桠开的灿烂如初?夏天,池塘里的喧哗是否依旧回响?秋天累累硕果是否笑弯了枝头?冬季的草坪憔悴了么?”
人总是矛盾的。在康城生活的时候,总想出去,想到外面的世界精彩纷呈,纸迷金醉,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可等到出去后,有时觉得世界太吵,需要一份宁静;但当深夜降临,真正宁静的时候,却又如此地不适应。孤独也接踵而至。

康城承载着我太多太多的回忆,我的脑海里总能浮现出曾经的过往,这座让我时常魂牵梦绕的康城,不知有多少次我越过那条记忆的长河,多少回穿越时空的隧道,到过那里熏香的月亮书剑传。
那里有我一直深爱的人与物,董湘昆在异国他乡,每一帧曾经让我热泪盈眶的画面,每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每一个相似的季节,晨曦与落日,山峰与云彩,它们都会勾起我对康城无限的回忆与遐想。
记忆中,想起这样的画面,仿佛曾经出现在我的某一个梦里,只是我记不清具体是怎样的情节了。 有时,我在阳台上看书,抬头的不经意间,我看见阳光退出院子,退得那么慢,其间还有许多次的停顿,如同一种哽咽。

有时,在特定的情景之下,眼前会浮现出很多曾经发生或并未发生的画面。我想,在那样一个凄清的夜晚,那样的迷失仙道枫,我一定记忆深刻;或许,在某一天王湛生,我会突然记清楚是怎样的情景。 我也在想,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当我青春不在,我是否会再回到康城曾经的那家小店,用一双苍老的手,轻轻推开露天BAR点一杯咖啡,看着纯黑色的咖啡一点一点随着奶晕慢慢化开,静静地坐着,细细地品味着每一段正值青春、曾经青春和不再青春的人生风景。

就在那天的一个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有关康城,有关贾安的冬天的一个梦:“自己骑着单车在康城的街区穿行,带着高中时的一些懵懂与稚嫩,骑进一个山清水秀、古木丛生的贾安村落。村落一角的玉米秸秆旁,有几个晒晾生命的老人,捉迷藏的孩童,纳鞋底的老妪,还有姨娘家的柏树下谈天说地的少男少女们......
我的疑虑和担忧多多少少还是有的,当有一天我回到故乡,面对的是:“稚子牵衣问, 归来何太迟? 共谁争岁月, 赢得鬓边丝?”的质问;还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陌生与讥笑;我想唯一留存的仅仅是一些孤独与疏远的无望。更何况在慈悲的笑容都消逝的岁月里。
我是一个流浪者。有时候想起故乡,想起康城,最好的方式就是将念想放入文字、月光和梦里娜鲁。有时候我也会不禁追问自己:“我的故乡在哪里,或许在过去,或许在现在,或许在未来,或许在梦里,或许已经在消逝侯门椒妻,或许永远不会到来。”

(注:经作者授权,来自公众号“屠苏诗文”黑拳医生。“老家微刊”尊重作者付出,可以授权在其他公众号登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坚持准确署名,倡导原始创作,提振正向能量。感养育之恩、念精神砥砺、记风土人情、忆美好往事、歌乡音豪迈、颂中华雄风。留不住不童年,记得住的乡愁!欢迎搜索“laojiaweikan”或“老家微刊”关注公众号,投稿可直接发送至邮箱:280615328@qq.com,也可搜索微信280615328加好友后以发消息的方式投送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