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永时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烤肉宛菜单在古浪,有很多土里土气的方言值得你开心一辈子-天南海北武威人

在古浪,有很多土里土气的方言值得你开心一辈子-天南海北武威人
中国人口多,方言数来说也是数不胜数,就拿我们甘肃古浪县来说,也是十里八村不同音左溢身高。但是,一些土里土气的方言,说起来很亲切。现在的年轻人们已经对方言知道的太少了。今天就和大家梳理梳理甘肃古浪的方言。是不是听起来很亲切啊!开玩笑的时候,哪怕就是骂一个咂巴怂也乐开了花。
以下是带有民俗色彩的方言:
古浪方言最大的特点是词汇相当丰富,仔细归纳起来,常用的方言词汇大约有1000多条。从构词上看有合成式、重叠式、比喻式、词缀式等等,有些方言词汇非常形象,极有意思,如天门梁(天门盖)、鼻疙瘩(鼻子)、呼噜爷(雷)、犟绊筋(死板人)、光棍(单身汉或赌徒)、挖笨子(长相难看前额突出的人)等;尤其是那些用比喻手法构成的词,表现力极强,如石娃子(鹅卵石)、条担(连襟)、辣角子(辣椒)、搓鱼子(一种面食)、顶皮裤(替罪)等;还有一些词汇,其语序正好同普通话语序相反,表达的意思却相同,如言传、利麻、菜蔬、籽种、面情等;重叠式的词汇就很有意思了,如形容词红丢丢、胖乎乎、尕几几、绿茵茵、慢腾腾等叶山丽子,名词裆裆裤、把把糖、酒盅盅、尕手手等;词缀式的词汇很有规律,常用的词缀有鬼、日、虫、货、胎、猴、贼、漎,用他们作前、中、后缀,便形成许多惟妙惟肖的方言词语,如精灵鬼、糊涂鬼、讨厌鬼、日鬼、日弄、日顾(理睬)、便宜虫、瞌睡虫、破烂货、次货、懦夫胎、囊漎胎、尿床胎、尖嘴猴(爱挑食的人)、赌博贼、精贼、瞎漎、坏漎、杂爸漎等等。当然,最常用的还属于“子”尾和“儿”尾,如高帽子、张点子、洋昏子、二杆子、神昏子、石子儿、卵子儿、枪子儿、鸡儿、猴儿等。子尾和儿尾在古浪方言中略有轻蔑的意思。
以下是带有命令性的方言:
有些方言词汇专门用在祈使句中,表示命令、要求、示意别人做某事。如“搔!”是喝令让不受欢迎的人马上滚开的意思;“站了!”表示要求别人暂时等一等;当地有个笑话就是针对这种词汇的,说古浪、民勤、天祝三县的民兵共同参加训练,队伍正在行进过程中,指挥员突然用方言发令:“站了(立定)!”,队列中马上出现三种不同反应,古浪人笔直的站下,民勤人急忙卧倒(“展了”有打爬下的意思),天祝人慌忙跑远了(快跑)。笑话虽然有些滑稽,却说明各地方言有其不同特点。
以下是生活常用方言
添怂,卖比(骂人的),目有,沃心(恶心),沃索(垃圾),干就,赞劲,满斧(舒服),拿们(他们),不要鼻脸(骂你不要脸),巴屎(大便),尿虽(小便),灰娟(厕所),沟子(屁股),上该(上街),组啥七哩扇(去干什么?),淹绳(翻白眼),伞泛(随便的意思),母蹲(形容人呆着里)阿部高和,日眼,娃子,丫头子,老汉子,老婆子,粗卡(看卡),,夜辽格(昨天晚上),比桨贞儿皇后,拾跺(收拾),砝码(厉害),舒坛,窝业地很(很好的意思),满服的很,杂孙(不是人),干半,老面行走阴阳界,拉条子,半面汤,博疙瘩李江简历,揪片子(面片),搅团,姆姆渣(馍馍),荤腥(有肉的饭),吃辽些浑腥寒站哈辽(吃了一些肉,胃里不舒服),舜着就(倒霉),至互子(这会儿),进几天(最进几天),呆恭(太),日顾(看),囊耸(形容人苯的很,软弱),懒耸(人很懒),哈耸(做人不行),砸八耸(同上)星动烟火,觉母着(感觉),掂码卡(掂量),木马达(保证,可以),贺辽(晚上),舶日(白天),清早胜(清晨),后上(中午过一会)绿茵妖王, 老哇(乌鸦),安顿,抄花子(形容人爱穿新衣服),破败星(爱破坏东西),以下是生活对话方言:
把没大没小者叫二球。把昨天叫也勒个。把撒谎叫胡卵。把扇嘴巴叫扯比帮。把情妇叫贼婆子。把妻子叫老婆子。把洋芋叫山也。把玉米叫西末。把胡说叫木B里卵滴料。把傻兮兮叫勺着里。把格外聪明叫贼滴很。把精明伶俐善解人意的女孩叫精贼。把爸爸叫爹爹。把姑姑叫娘娘九尾狐与仙鹤。把姨姨叫姑姑。把外公叫外爷爷海南驾培网。把叔叔叫N爹。把婶婶叫N妈。把儿子叫娃子。把姑娘叫丫头。把小偷叫做贼娃子。把不听话的孩子叫狼吃的。把逛街叫做闲转。把吵架叫做嚷仗。把打架叫做打锤把瞎折腾叫做胡日鬼。把厉害的很叫做歪的很。把凌晨叫鸡儿叫。把早晨叫太阳出把中午叫晌午。把下午叫后晌。把傍晚叫太阳落。把较远的地方叫闹塔塔。罗惠美把更远的地方叫闹……..塔塔把更更远的地方叫闹…… ……塔塔。把背心叫做夹夹子。把棉袄叫做主尧子。把上衣叫做马褂子。烤肉宛菜单把短裤叫做裤衩子。哥们见面最亲切的话是:只个损,还活着里吗哈哈。仇人吵架最狠毒的话是:只个杂八损,日你的妈妈。一般朋友见面最常见的话是:甘好着里莫,zua起里。把会武术的叫把式。把会赶车(马车)叫车乎。把放羊的叫羊官。把帮助放羊的叫打梢子的。把狗咬了叫狗扯哈了。把高处摔了叫掼哈了。把自己摔跤叫呛倒了。把好动叫做嘟噜碾转。把不着边际叫做玄天冒料。把调皮叫做不识闲。把不干净叫做灰浪泼尘。把吵闹叫做聒骚。把烦恼叫颇烦。把小病叫毛骚。把讨厌叫做日眼。把肮脏叫做涡嗦。把无聊叫做胡谝船。把请客叫谯客。把订婚叫对象。把碾坊叫碾道。把磨坊叫磨道。
你但是古浪人,看着还有啥方言,再给我加上几句;你但是外地人,以后我们打交道就不了麻烦翻译料,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