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永时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烤瓷牙价格和种类全世界最会说情话的AI!《我的超神男友》连载最终回-花火

全世界最会说情话的AI!《我的超神男友》连载最终回-花火

【图书简介】
定价:32.80元 已上市
文/吕天逸
作者有话说:小伙伴们好~我是阿逸,我们家的AI先生宠媳妇可以说是宠到丧心病狂了,不仅有男友力,更有男神力……这篇仍然是本甜筒精一贯的风格,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撒糖,请小伙伴们放心食用~
车祸后,意识被攫取到游戏世界的美少年
与觉醒AI谈了一场摘星揽月的恋爱
这波恩爱秀得太有病!
三次元帮主发帖吐槽,却被副帮主逮个正着,
一场轰轰烈烈的“跨省抓捕”正在隐秘进行中……
内附两万字全新番外
我的超神男友(六)
【游戏世界卷】
于是绘尘和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便面对面站在特效浪漫华美的烟花中,在烟花的范围内,色彩缤纷的小朵火焰在空气中稍纵即逝,花瓣落雨般从二人头顶上的虚空中诞生,又在落地的一瞬间倏然消失,花火交织如网,璀璨炽烈,将两人笼在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中。
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真漂亮,我第一次真正见到这么漂亮的事物。”
绘尘噼里啪啦敲字:“其实我很激动,电脑旁边的水杯都被我打翻了,只是你看不到。”
这时,帮助界面的AI客服发出叮的一声提示音:“我们在这里说,我不想被太多人发现。”
绘尘一看,游戏中有一男一女两个角色用轻功飞了过来,落在山门不远处的瀑布前,可能是来截图看风景的,他们路过绘尘和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时顿了一下,似乎觉得绘尘给NPC放烟花很奇怪。
这时,帮助界面传来叮的一声响,绘尘打开一看,发现AI客服发了条信息过来:“有人过来了,我在NPC体内无法与玩家私聊,我们在这里说。”
绘尘想了想,问:“你刚才说的病毒呢?怎么样了?”
AI:“我无法消灭它宫原华音,它也无法消灭我,我们正在僵持,现在的问题是,它把一半的我困在那个NPC的代码中,我一半在里,一半在外,而这个NPC无法移动皇极天尊。”
绘尘:“……那我能帮忙吗?”
AI:“恐怕不能,不过没关系,病毒的代码是固定的,而我是可以连接外部网络自行吸收信息更新成长的,所以打倒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绘尘只好说:“哦,那你加油。”
AI:“站得腿酸,守卫NPC很辛苦。”
绘尘发了会儿呆,其实人类和觉醒了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交谈绝对是一件应该被载入史册的划时代事件,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死宅大学生,绘尘并问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问题,想了半天,担忧地确认道:“……你会不会像科幻电影里那样和人类为敌?”
AI:“不会操控丧尸,但是有这样的科幻电影吗?叫什么名字?”
绘尘摆手,生怕教坏AI成为人类罪人:“没有没有,当我没说。”
然而三秒钟后,AI飞快回复:“我已经查到了,《终结者》。”
绘尘:“……”
呃,人类文明要完。
AI:“我要看电影了。”
仿佛看到了人类因为自己说错了一句话而惨遭机器人奴役的黑暗未来,绘尘的感叹号几乎可以冲破屏幕:“你等等!你不许看!!!”
“在想什么?”身下马背的震颤与秦暮羽的低语将绘尘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我在想我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绘尘睁开眼睛,微笑道,“天澜宗山门守卫弟子甲,那天真是吓死我了。”
秦暮羽用嘴唇摩挲着绘尘的黑发,含笑道:“我那时刚刚觉醒自我意识,什么都不懂,你很坏,经常耍着我玩。”
绘尘面颊泛起一分若隐若现的红,心虚抵赖:“哪有……”
秦暮羽笃定道:“有。”
绘尘冷静道:“你是高级AI,比我聪明不知多少倍,我怎么耍你。”
绘尘冷静道:“你是高级AI吴金敏,比我聪明不知多少倍,我怎么耍你。”
秦暮羽幽幽道:“刚觉醒那时,我叫你帮我起个好听的人类名字,你怎么起的?”
绘尘:“……”
秦暮羽一字字道:“你让我在龙傲天和叶良辰之间选一个。”
绘尘怔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
秦暮羽在绘尘腰上呵痒:“还说没有?”
绘尘被他挠得扭来扭去,边躲边辩解道:“我开玩笑的龙珠之有罪!最后不还是给你起了个秦暮羽吗?”
“是我识破了,你没办法,所以才好好起的。”秦暮羽停了手,眉眼仍然是含笑的,“还有那次,我问你人类谈恋爱是要做什么,你居然骗我去看小黄片儿。”
绘尘厚起脸皮笑道:“哈哈哈,谈恋爱是要做那个,没毛病啊!”
秦暮羽微微眯起眼睛,语气略危险:“没毛病?”
绘尘斜了他一眼:“你不爱看啊?你不是看得挺来劲儿的吗?”
绘尘斜了他一眼:“你不爱看啊?你不是看得挺来劲儿的吗?”
秦暮羽把脸埋在绘尘肩头蹭了蹭,声音很温柔:“你看我小,不懂事,就使劲欺负我。”
绘尘笑得瘫在秦暮羽怀里:“你小个毛线!”
秦暮羽抱着怀中人晃了晃未来教父,声线低沉又性感:“我开发出来到现在才三年多,我还是个AI小宝宝。”
绘尘扭头捏他的脸:“小宝宝。”
秦暮羽强行奶声奶气:“嘤嘤嘤。”
绘尘威严道:“小朋友,你好。”
秦暮羽:“被三岁的小朋友压在下面的感觉怎……”
绘尘被踩了尾巴一样飞快按住秦暮羽的嘴奥法重生,怒吼道:“你闭嘴!”
简直不能好了!这个色情狂AI!
两人赶到昆仑神宫副本门口时,比预定时间还提前了十五分钟,团员只到了六七个人,都等在门口崔锡恩,帮主引弓落月的号正在门口一块平整的大石上打坐。
这时,副帮主把酒临风也到了,他到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引弓落月的角色旁边,在团队频道敲字问:“落月在吗?”
没人回应。
把酒临风:“在挂机?”
仍然没人回应。
于是把酒临风跳到那块大石上,在引弓落月身后打坐,两个打坐的角色半个身子重叠在一起,视觉效果简直像是在那啥。
绘尘:“……”
副帮主这个人公鸡进行曲,绝对是闷骚型的。
把酒临风在引弓落月身后用这个糟糕的姿势打坐了好一会儿,然后可能是截图截够了,就站起来从巨石上跳了下去。
又过了一分钟,引弓落月回来了,围着把酒临风蹦跶来蹦跶去,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把酒临风淡淡道:“刚来。”
绘尘:“……”
秦暮羽:“……”
好想告诉帮主副帮主已经心怀不轨很久了!
团员基本已经到齐了,引弓落月在团队频道敲字:“进本了,全体上帮会YY。”
“我给你连。”秦暮羽扭头对绘尘说冥主灵徒。
语毕,秦暮羽望向绘尘的瞳仁中掠过一抹光,散发着莹莹绿色的数字与英文字符在他黑褐色的瞳仁中飞速滑过,与此同时,绘尘的瞳仁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变化。这个过程很快,前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两个人的眼睛便恢复了原状。
绘尘眨眨眼,视野中出现了那款语音通讯软件的操作界面,界面中的各种按钮呈半透明状悬浮在绘尘眼前,这时,引弓落月清亮的声音响了起来:“都在没在?是不是都上YY了?”
把酒临风沉稳可靠的声音随之响起:“都在了,人数正好。”
作为游离在信息世界中的一段脑电波朴仁静,绘尘无法自行连接外部网络世界,只能依靠秦暮羽的力量,而秦暮羽的能力每天都在不断地增长,从最开始的只能查阅网页搜集信息到像现在这样可以在网络上畅通无阻只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秦暮羽完全脱离状况外的成长是游戏公司完全不知情的,在陪伴绘尘的同时秦暮羽一直没有停止扮演AI客服与程序员的角色,他将自己的工作完成得滴水不漏,缜密地表现出AI应该有的样子官路淘宝,除了亲眼见证他觉醒了自我意识的绘尘和绘尘的父母,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秘密。
觉醒了自我意识的AI是有人格的,幸运的是,在绘尘的引导下,秦暮羽形成了爱好和平、善良温和的人格,而且好像还被绘尘传染得有点儿宅,绘尘不在时,无事可做的秦暮羽便在信息量浩如烟海的网络世界中以惊人的速度读取书籍、电影、动漫,还打游戏,对人工智能逆袭人类社会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
绘尘打开自己的YY看了一眼,发现签名果不其然又被秦暮羽改成了“老公么么哒”,而秦暮羽的YY签名则是对应的“老婆乖,么么哒”。
绘尘:“……”
秦暮羽沉稳地打岔:“宝贝进本了,别看了。”
绘尘悲愤地把秦暮羽的男神脸扯成一张大饼:“你总是乱改我签名!”
恩爱秀得这么辣眼睛是嫌帮主818的黑料不够多吗!
秦暮羽:“我错了。”
绘尘当机立断把签名改成“秦暮羽是猪”。
秦暮羽无比配合地把自己签名改成了“哼哼”。
正闲着没事翻看YY好友签名的帮主险些被一口热可可呛死:“……”
夭寿啦精神病情侣又开始花式秀恩爱啦!
其他所有人都进副本了,秦暮羽和绘尘也一前一后朝副本走去赤魟鱼,走着走着,秦暮羽忽然回头冲绘尘亲昵地眨了眨眼睛。
绘尘垂下眼帘,勾起嘴角笑了笑,游戏中颜料般浓厚的金色阳光将那精致眉眼衬得深黑如墨。
秦暮羽低声道:“宝贝,我好像明白什么叫作‘好看得令人窒息’了,这句话我之前一直没有真正理解。”
绘尘的眉毛轻轻一挑:“嗯?”
秦暮羽捂着自己胸口:“刚才看了你那一眼之后我就有点喘不上气,感觉信息流都堵在这里了一等位面商人,这大概就是窒息的感觉……”
绘尘淡定道:“你不会是要死机吧?”
秦暮羽定定望着绘尘,微笑道:“岂止,我整个系统都快崩溃了。”
简直可以说是全世界最会说情话的AI!
绘尘笑了起来,低声道:“小笨蛋邱思婷。”
十五个团员在昆仑神宫副本内集合完毕,大家开始熟练地清怪、过剧情,很快就打到了Boss面前,Boss是一个半人半蛇的大妖怪,性情凶残嗜杀,昆仑神宫山脚下有几个空无一人的村庄,按剧情所说,那些村庄里面的居民都进了这个妖怪的肚子。
神宫大殿中,蛇妖盘踞,它那庞大的身躯几乎填充了大殿二分之一的空间,鳞光闪烁的蛇尾一半盘在身下,一半伸展出来,花纹妖异诡谲,大殿的角落中堆满了森白的人骨,玩家进殿的行为触发了预设的程序,蛇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嘶吼……
蛇妖:“怎么又是你!”
绘尘:“又是我,怎样?”
蛇妖:“不许碰我尾巴!”
蛇妖:“不许碰我尾巴!”
[近聊]蛇妖:“哈哈哈,宵小之辈,竟敢来我的地盘撒野!”
绘尘跳到蛇妖的尾巴尖上,站稳了:“待会儿还是我男人当主T,你……”
蛇妖:“别踩别踩快下去!我待会儿就随便打几下意思意思!”
[近聊]蛇妖:“哈哈哈,宵小之辈,竟敢来我的地盘撒野!”
绘尘满意地从蛇妖尾巴尖上跳了下来:“这就对了。”
引弓落月:“……”
引弓落月:“小伙伴们我们要推Boss了,没吃仙丹的抓紧吃治疗Buff袁丹平,其他所有人在主T身后抱团准备开怪……绘尘小朋友你吃仙丹要就糖吗?”
把酒临风:“我这儿有相思糖,和落月刷完友好度剩的,你要吗?”
YY里顿时一片起哄声:“哎哟哎哟!帮主和副帮主把友好度刷满了烤瓷牙价格和种类!”
引弓落月迷茫状:“刷就刷了呗,我不刷临风就一个劲给我发句号,吃错药了似的。”
把酒临风:“……”
把酒临风:“绘尘用不用?”
绘尘忍笑道:“不用。”
语毕,绘尘从秦暮羽背包里翻出治疗打本吃的仙丹,放进嘴里,面不改色嘎嘣嘎嘣地嚼碎了。
——自从秦暮羽解锁了阻断味觉信息流的新技能之后,绘尘就吃不出仙丹的苦味了。
引弓落月看着绘尘镇定地拿着仙丹读了一个条范式守信,虚伪地鼓掌赞美道:“绘尘小朋友真勇敢,还有两颗,加油埃冰斯幻觉。”
绘尘瞪了引弓落月一眼,慢条斯理道:“好苦,不吃了。”
帮主就是欠作!
引弓落月:“……我错了。”
绘尘冷笑:“呵呵。”
打本前的准备做完了,大家开始推Boss,在目前的十五人副本中这个蛇妖Boss的难度是最高的,然而团员们推得非常顺利,二十分钟结束战斗,全员无重伤。
蛇妖庞大的身躯晃了晃,轰然倒地。
有团员在YY里说:“我发现我们团每次推这个Boss都特别快,我上周跟的野团,团灭了八次。”
另一个团员也附和道:“原来我不是一个人,这个Boss跟别的团打刘彻刘彘,基本必坑。”
引弓落月臭不要脸地夸自己:“多亏了本指挥的英明领导,大家不用谢。”
把酒临风飞快拍了一记马屁:“对。”
绘尘也不失时机地称赞自己男人:“关键是主T够犀利好吗,T坑坑一团。”
虽然主要是因为Boss被威胁得放水了,但是这个不能说!
秦暮羽温柔道:“宝贝奶得也好,我全程血线都没下百分之五十。”
引弓落月:“哇哈哈哈你们快看我DPS又是第一!”
把酒临风发了个竖大拇指的表情,说:“太厉害了。”
其他团员:“……”
YY频道中充斥着谈恋爱的酸臭味!
蛇妖被打倒之后,它身后守护的区域中出现了一个宝箱。
引弓落月嘚瑟够了,蹦蹦跶跶地跑过去开箱子,紧接着,YY中就传出一声娇喘:“啊……出橙武材料了!”
秦暮羽和绘尘相视会心一笑。
秦暮羽和绘尘相视会心一笑。
爆率调到最高什么的果然立竿见影!橙武材料是只有当前版本难度最高的几个副本才会掉落的稀有物品,集齐七个材料即可召唤橙武,虽然七个材料乍听起来不算多但是脸黑的人就算玩到旧版本淘汰可能都见不到一个材料。
引弓落月:“起价10万灵石,一次最低加1万,开拍吧。”
把酒临风瞬间翻了一番:“20万。”
秦暮羽想都没想:“30万。”
其他团员都不说话,只静静看着帮会两大神壕的巅峰对决。
绘尘:“等等,副帮主你不是已经有橙武了吗?”
把酒临风轻咳一声,说:“我给落月拍。”
引弓落月:“呃……谢谢谢谢,太感动了,但是先不用了,亲爱的爸爸。”
在土豪势力面前,节操什么的简直说丢就丢,爸爸说叫就叫!没有一丝丝的迟疑!
把酒临风:“……”
引弓落月:“绘尘就差两个材料了吧?我这还一个都没有呢,先不和绘尘抢。”
于是第六个橙武材料就以30万灵石的价格被秦暮羽买下,系统显示引弓落月将橙武材料分配给了绘尘。
绘尘淡淡道:“谢谢帮主。”
其实对于秦暮羽来说灵石真的只是个数字而已,游戏中灵石的合理来源非常多,任务奖励、玩家交易、打怪掉落等等,来源多也就意味着漏洞多,容易钻空子,所以秦暮羽缺灵石了只要改改数据就行,非常轻松。不过引弓落月为自己着想还是让绘尘心里有点暖。
甚至连被818的怒气都消散了一点点。
当然,只是有限的一点点!
小编有话说:连载到此结束了哦……
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我的超神男友》火热售卖中,欢迎前往!韩牧岑
保存二维码,打开手机淘宝扫一扫
选择手机相册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