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永时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烟台商务职业学院千年敦煌,不可一世之胡杨-敦煌本地圈子

千年敦煌,不可一世之胡杨-敦煌本地圈子

敦煌是丝绸之路的节点城市,以“敦煌石窟”、“敦煌壁画”闻名天下,是世界遗产莫高窟和汉长城边陲玉门关、阳关的所在地徐檬檬。2012年,入选“2012年度中国特色魅力城市200强”,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敦煌的第一主角永远是莫高窟。它淡然恪守于敦煌一隅,不问岁月,不染繁华,却永是敦煌的绝世之尊,只堪仰视,不可比肩。在莫高窟幽冷沉着的院落,这个闻名遐迩的世界文化遗产一侧,一定有一些胡杨,秋意渐浓时,散发出绚美温和的信仰之光。
这些胡杨,就是圣殿敦煌最美注脚的信号。但它们也只是敦煌胡杨的冰山一角极品特工女皇。
敦煌深处,藏着绚丽多姿的世界第三大胡杨林。
从敦煌往玉门关、魔鬼城方向走,沿着玄奘取经的方向,过古城血傀师,玉门关政声人去后,这种信仰之光一路晕染,在关键景点都可以看到零星几棵胡杨绚美的影姿,若一个绝世美女派出来迎客的黄裳使者,既让人觉着赏心悦目,更让人心痒痒的,对那位绝世美女的风姿抱了许多好奇。
等到西湖,行到深处,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面纱被秋风吹落,这才豁然开朗,一路的期待与念想才有了着落。
不错,敦煌的胡杨在玉门关外的西湖湿地,世界第三大胡杨林在西湖,在敦煌城西100公里的荒漠湿地。
西湖胡杨是纯粹的荒漠野生胡杨,生存环境贫瘠而艰涩,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它们婀娜多姿的曼丽,绚丽温然的气度,古老淡定的情怀。
站在西湖胡杨林瞭望塔,极目远眺黄瀛漩,雄雕北去,塞草漠漠,长天寂寥,金黄色的胡杨林若沧浪之水,一重一重逶迤而来,向暖处金黄,背阴处微翠,重重叠叠,延伸到脚下。让人悠然升起向往之心烟台商务职业学院,想走得更远,更深,去看一看茂密处的极致风光。
岁月的特殊历练让胡杨极为与众不同:仔细去瞧,抚摸,每一棵胡杨都仿佛带了灵性,魔力一般,引人怅然遐思。它们是一篇散文,一首诗,一支歌谣,诉说着自己数年成长的光阴,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有的枝繁叶茂,有的笔挺叶疏,形姿不一。
那些两千年的古老胡杨更是资历瑰远段玫梅,唐之风华,宋之烟雨,都一一历遍,令人情怀顿生卢国纪。
电影《花样年华》里,梁朝伟对着一个树洞讲出了隐秘的心事,让很多有情怀的人纷纷效仿——那些粗干虬盘的树,带着神秘的树洞,总会让我们闪过一些诗意的念头,想起一些古老的童话,巫婆或者小精灵。这是西湖胡杨林中一棵古老胡杨,光阴让它充满了智慧与神性,似乎可以读懂你的心声。
胡杨林随处一个景致都充满意蕴。看这些原始简约的林间小路新风领地,通向胡杨深处,满目皆金色,仿佛开启爱丽丝梦游仙境,缓缓步入童话意境。每一棵树都是一个温暖的精灵,不绝如缕散发浪漫温情的光芒。
这不是树林,是一部童话电影,经过的每一棵树都充满来世今生之感,都是一个电影角色


看胡杨,除了看树,更重要的是看胡杨殇。眼前这一棵,从正面看,这是一只敛羽之鹰,雄姿勃发;侧面看,这是敦煌经典的反弹琵琶剪影。胡杨死而千年不倒,没有人能说清,它和敦煌经典壁画反弹琵琶之间,有着怎样的隐秘故事?
这片胡杨林得到过很多画家、摄影师的青睐,前来采风。这一课敦煌西湖胡杨布景树更是值得一提,电影《天脉传奇》中,杨紫琼即是在这颗树下,叩开了一次神秘爱之旅的大门。一棵看上去很真的布景树,一颗赫赫有名的明星树,一棵装满了回忆的故事树。
还有很多其它的故事,比如原来的黑美人胡杨,因这一棵树身材高挑,傲然高出四围胡杨之上;又身姿婉嫚婀娜,双臂有维纳斯之神韵。望之林金福,若美人远眺,相思等候,又因常年叶翠如墨卡里克二世,故称之为黑美人。黑美人资历久远,仙龄莫测,站立此处至少已有千年。今年春天的一场狂风,千年美人香消玉殒,徒留荒沙埋香骨,令人怅惘。都说胡杨是用生命在演绎悲壮的秋色,的确,伯恩安德森尤其在敦煌,在漫漫河西走廊,胡杨更显得耀眼张狂。